大宗贸易】 【常年展厅】 【会展博览
caoying
IT男带着肉夹馍杀回五道口
今年4月7日开始,一篇《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》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里疯传。该文讲述了一个IT男从名校毕业后在北京著名互联网公司做“码农”,后因感觉工作枯燥,也因吃不上家乡正宗的肉夹馍,最终选择辞职创业开“西少爷肉夹馍店”的故事。
 




    也许是故事中的细节引起了诸多“北漂”的共鸣,也许是因为好奇有着互联网公司经历的人怎么去做了低端餐饮,也许是单纯被文章中的肉夹馍所诱惑,很多人追问:西少爷是谁?他的肉夹馍怎么样?


    在五道口清华科技园旁边,有着木制墙面、醒目红色招牌、不足10平方米的西少爷肉夹馍店已经正式开业。透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直接看到操作台,除去崭新而专业的烘焙机器,还有不停忙碌的4个年轻人,伴随着他们的是刚刚营业的兴奋与忐忑。


    仅在4月7日开业第一天的上午,迅速卖光的肉夹馍就让小伙伴们惊呆了。孟兵说:“传统的店一天卖五六百个肉夹馍,生意就非常好了,我们开业前一天准备了1200个,本来是一天的量。一开始担心卖不完,可是没想到上午11点就卖完了,中午又加工了3个小时,以为能支撑个两天,结果到下午5点又卖光了。”


    其实,“西少爷”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群人,孟兵只是西少爷肉夹馍店的店主。这个由奇点兄弟控股的中餐连锁品牌,由数十名热爱西安美食的互联网、金融等领域从业者发起,因为创办者和产品都与西安有关,所以起名“西少爷”。 


    吃货们的不满意就是可以创新的点


    《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》文中的信息都是真实的,只不过是这一群人经历和感受的整合。例如孟兵,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自动化专业,曾先后供职于腾讯和百度,是一名地地道道的“码农”;文中“女朋友因为没有房而分手”、“在五道口成为宇宙中心的那天却为了省钱被迫搬到昌平租房”,是团队内某个人的真实经历。


    更能让他们走到一起的,是对于原有生活相似的感受。这包括每天写上百万行代码也感受不到的成就感,父母在家乡把孩子当成骄傲,孩子却在北京每天和100万人挤地铁13号线的落差感。


    不仅如此,孟兵毕业后就一直离家在外工作,虽然是IT企业的高级工程师,有着不菲的收入,但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西北人,远离家乡的美食,让“吃货”孟兵的痛点被一次又一次触碰。这就是互联网思维中的“痛点”思维,即生活当中的不满意有可能就是一个可以创新的点。“在深圳、上海、北京,都没有吃到过让我满意的肉夹馍,那我就决定自己做一个。”


    所以,他们决定辞去那份看上去光鲜且收入还不错的工作,为了能在北京吃到正宗的肉夹馍,开一家自己当老板的店。店址,一定要选在让人又爱又恨的“宇宙中心”五道口,他们要带着肉夹馍重新定义“宇宙中心”。


    虽然离开了互联网公司,但曾经的从业经历还是带给了他们不同的做事方法。孟兵说,我们互联网人有一个特点,就是相信只要把产品做好,不论投入多少、成本多少,最终都会得到回报,所以就坚持4个字??产品第一。


    团队所做的,就是对于用户体验的把握与对极致的追求。“很多行业追求的是用户满意度,但我们追求的是‘用户尖叫度’,就是产品一定要超越大家的预期。”甚至,他们现在做很多东西都是不惜成本的,比如纸袋都是用的进口材料,比一般塑料袋的成本高10倍。他们认为因为很多人都会选择外带肉夹馍,肉夹馍重要的是外皮酥脆的口感,而防油和透气一般是相互矛盾的两个问题,进口材料的袋子防油而且透气。


    孟兵说:“我反复对团队说,我们要抛弃‘穷人思维’,不要怕花钱,其实直觉上的很多东西都是错的,比如,大部分人觉得买纸巾、买袋子便宜个一两毛钱,都差不多,但我们就买最好的,不惜一切代价搞好产品。”基于这个理念,在烤馍时,或下刀切馍时,有瑕疵或者被切坏的馍就会被淘汰,因为“绝不能把打折的产品卖给顾客”。


    仅靠互联网思维做不好餐饮


    正式营业之前,孟兵和他的小伙伴们用掉了5000斤面粉和2000斤肉料进行“产品研发”。在配料方面,他们发挥工科生在实验室里的“看家本领”,将油、盐、酱、醋当成是各种化学试验品,配料的用量精确到毫克,并且总结出了一套公式来对肉夹馍的质量进行精确控制。


    团队十分注重推广,要与用户群离得近一点。不单是那篇极有“亮点”的文章,在开业优惠时,除去常规的免费赠送之外,还有“向互联网人致敬”,凡是持网易、搜狐、谷歌、百度、腾讯、阿里工卡的顾客都可获得一份免单,把文章分享到微信“朋友圈”获得一个点“赞”也可获得一份免单,并鼓励用户到大众点评网上评价。


    然而,他们渐渐发现,仅靠互联网思维是不能做好餐饮的。团队在开始做这个行业的时候就发现琐碎的问题非常多,每天晚上都要开会,都会做调整。孟兵说,开业第一天就脱销了两次,为了保证良好的用户体验,孟兵和他的小伙伴们改变了供货流程,增加了人力,但第二天还是脱销了。“但这也算一个进步,比第一天的供货量提高了不少。”孟兵说。


    与互联网行业不同,餐饮行业的硬成本要高出很多,原料、厂房租金、物流、仓储等,都需要不小的开支,这些开支目前还都是靠着孟兵他们自己的积蓄。对于将来的发展,孟兵说他们会去融资,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去做了,但就目前来看,店里的现金流还是相当充沛的。


    谈起创业和之前生活的不同,孟兵感触道:“那个是参与感,这个是成就感。”成就感对于他很重要,当自己做出一个好的东西时会感到非常开心。在互联网公司时,自己只是把握产品的一个小的部分,创业则可以把握产品的整个大的方向。


   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随机调查用户中发现,在开业的几天内,大部分人都是抱着支持曾经的IT同行创业或尝鲜的心态去购买的,有不少人为肉夹馍的味道和员工的敬业态度点赞。热情逝去之后,“西少爷”能走多久依然值得关注。 


承办单位:政通汇隆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
电话:010-59195009
京ICP11041632